老婆与欣欣是补习班的同学。两人志同道合一样的骚,经常搞在一起。不仅回家与我玩3P,也常到外头找男人玩。当然没男人时,两人也会同性恋起来
  我干过那么多女人,欣欣是属奇品之一。她骚劲十足,淫荡的脸蛋,魔鬼的身材。每次与她做爱我都十分尽兴。
  一回老婆与欣欣从国外旅游回来,当晚她们两人一起来安慰我多日没事的小弟弟。经过几回合的激烈战争后,三人都满足的躺在床上休息。
  我左抱老婆右拥欣欣的问:「才几日不见,你们两个更美丽了。可是洞好像变大了喔!」老婆与欣欣对视一眼,才一一道来。
  几天前老婆与欣欣一起到普吉岛玩。蓝色的海洋,白色的沙湾。
  「欣欣,看我晒得这么黑!」小蕙拉起臀部的伸缩布料,雪白的肤色与大腿古铜色的皮肤呈现强烈的对比。小蕙穿着三点式的性感比基尼,大奶子在小胸罩的支撑下,不住的乱晃,稀薄的布料下乳头也傲人的挺起。
  「这样不好吧!」躲在太阳伞下的欣欣不在乎的说着。
  欣欣穿着性感的三点式内衣,躺在摺叠式躺椅上。因为没有把泳衣带来,只得穿着内衣上阵,幸好海滩没什么人。
  只是欣欣的内衣更为暴露。粉蓝色渔网状的胸罩遮掩着不大但形状更为完美的乳房,修长的美腿在内衣的衬托下更加引人遐思。
  「夕阳好美!」小蕙忍不住说着:「但总觉得有点美中不足。」「啊?」欣欣不解道。
  「最好能发生一段异国恋情。」小蕙说着。
  「你┅┅不会是想做爱吧!」欣欣偷偷笑着。
  「既然来到了国外,至少找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享受吧!」「我也正有此意,听说黑人的粉大喔!」欣欣色咪咪的摸着自己的奶子说。
  「走!一起去钓恺子吧!」小蕙兴奋地说着。
  「去哪?」「PUB!」「不要!每次又要我帮你提东西。」欣欣抱怨道:「我不去!」「什么!?」小蕙说。
  「看到帅哥的话,帮我带个回来吧!拜!」说完就摸上床,准备睡美容觉。
  「真是的┅┅」小蕙出门时,嘀嘀咕咕的念着。
  二小时后┅┅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噢┅┅」好奇怪的感觉,欣欣的神秘部位隐约的快感向波浪般慢慢升高,欣欣的身体不住的随意扭动,乳头好像被人轻轻的咬着。
  「啊┅┅不要┅┅啊┅┅有感觉了┅┅」好像有硬硬的东西插进来了,「啊┅┅不要啊!┅┅嗯┅┅」阴道因为兴奋而不住的颤抖起来,乳头也不听话的变得坚硬。
  欣欣心想:又是小蕙在捣蛋,大概是找不到男人就来烦我。
  从小蕙的床上传来阵阵的呻吟声及节奏般的拍打声,「干什么?好奇怪的声音?」欣欣被小蕙的做爱声吵醒。
  「好大啊!┅┅嗯┅┅嗯嗯┅┅真硬┅┅快、再深一点┅┅哦┅┅好舒服哦┅┅唉呀┅┅我快没┅┅力气了┅┅啊┅┅」小蕙像狗一样的趴在床上,脸上尽是恍惚满足的表情,丰满的屁股不住的往上挺,一个身形健美的金发帅哥正把他粗大的阴茎插入小蕙窄小的阴道中。
  「那是谁在抚摸我的┅┅」欣欣往下一看,一个黑人跪在欣欣大腿根间,正玩弄并爱抚她的阴唇。
  欣欣大吃一惊,用力地挣脱黑人的搂抱,并大叫着:「我不要!┅┅我要出去!」「嘿!嗯┅┅嗯┅┅既然人都来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何不高兴的享受呢?」小蕙娇喘的说着。
  「Hi!Nice to mee you!」黑人笑嘻嘻打招唿。
  「Me┅┅to。」筱岚有点不自在的回答。毕竟全身都被陌生人看过了,豁出去了吧!
  欣欣要黑人躺下,黑人的阳具直直的翘得好高,整只阳具黑亮亮的,血管暴张。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轻轻的用双手上下抚弄着。
  欣欣望了望小蕙,那个金发帅哥狠狠地把勐烈的把阴茎插了进去,又整只拔了出来,小蕙不断的扭动屁股,似乎想迎合阳具的节奏。
  不久,小蕙的身体开始痉挛,帅哥又抽插得更快,「啊┅┅啊┅┅I am coming┅┅要丢了┅┅」小蕙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息。
  她的胴体因为汗水和精液而显得发亮,整个人因高潮而不停的颤抖着。金发帅哥见到小蕙不行了,便转战欣欣的已经湿搭搭的花丛。
  当金发帅哥把沾满小蕙淫水的阳具,在欣欣的阴唇上摩擦,「啊┅┅好爽!┅┅再深入一点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对对┅┅」欣欣满足的呻吟道。
  黑人的阴茎很大,起码有廿五公分长,他拉起欣欣的头发,让欣欣把嘴凑近他的龟头,欣欣熟练地含住龟头,然后手握住棒身,一边吞吐,一边用手套弄,而黑人则是闭上眼睛,享受着特级的服务。
  欣欣不断张开嘴,把他又大又硬的阳具含进口中,用尽全力吸吮,而金发帅哥这时候把他的龟头顶在我的阴户上,让我热得要命,当他把阴茎插进欣欣的秘道时,欣欣忍不住轻轻咬了咬黑人的阴茎。
  「唔~~~┅┅唔~~~~┅┅」黑人呻吟道。
  而小蕙呢?则是满脸潮红地看着欣欣性交!想必是还没清醒过来。
  欣欣熟练地含住龟头,然后手握住棒身,一边吞吐,一边用手套弄,黑人则是闭上眼睛,享受着欣欣的服务!
  不久,小蕙也已经忍不住地靠了过来,像只小母狗一般地在地上爬行着,身后拖着一道淫水的痕迹,来到他们的身边。这时候金发帅哥像是要炫耀般的,用力地将他那粗大的肉棒插入欣欣的小穴里面,随着肉棒的快速进出,欣欣发出了一种哀嚎似的浪叫,这时,小蕙的嘴唇凑上了欣欣的阴唇,不住的舔着欣欣的阴核。
  「啊┅┅啊~┅┅啊我┅┅要┅┅丢┅┅了┅┅我┅┅要┅┅高┅┅潮┅┅了┅┅我┅┅真┅┅的┅┅要┅┅丢┅┅了┅┅喔┅┅喔喔┅┅喔┅┅喔喔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啊啊啊啊啊┅┅啊┅┅」同时,帅哥也把阴茎自欣欣的体中抽出,乳白色的精液大量的射在欣欣的阴唇上,小蕙感受到了欣欣清楚而激烈的的震动,淫水由阴道中急喷而出,搞得整个床上湿成一片。
  这时,黑人还感到不满足,硬是把小蕙带到阳台上,当场干了起来。
  「怎么会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在这种地方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做爱啊┅┅啊┅┅多丢人┅┅啊┅┅可是这┅┅种┅┅舒服┅┅的感┅┅觉┅┅好┅┅特别┅┅好┅┅爽┅┅好┅┅舒┅┅服┅┅用力┅┅对┅┅真棒┅┅你┅┅你┅┅怎┅┅会┅┅这┅┅样┅┅厉┅┅害┅┅呢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楼下已经有人注意到,阳台上有个东洋妞正被黑人干着,旁边的另一个东洋妞正淫乱的舔着白人的阳具。
  感觉到那个黑人用手指把的阴户撑开,越干越深入,越干越用力,小蕙几乎快不能唿吸,黑人的阴茎好硬好长,每次都顶到了小蕙的花心。
  「啊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嗯┅┅我┅┅快┅┅嗯┅┅要┅┅去了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┅啊┅┅我┅┅要┅┅高┅┅潮┅┅了┅┅要┅┅丢┅┅了┅┅喔喔┅┅喔喔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啊啊┅┅真┅┅啊┅棒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┅┅」小蕙高潮的时候,黑人也高潮了,他把的阳具顶进小蕙的口中,小蕙贪婪的吸着黑人喷出的精液,一滴也不剩的全进了小蕙的嘴中。
  而帮金发帅哥口交的欣欣,也被射得满脸都是。
  他们四个人休息了一整天,又持续玩了两天两夜才罢休。
  两人回台湾之后,有一阵子,小蕙和欣欣上课时,走路都不太自然呢!
  故事才一讲完,我的鸡巴又硬梆梆的。老婆与欣欣阴穴也流出了淫水。三人当然又大战起来。经过了几番厮杀,老婆与欣欣越战越勇,而我已快挡不住了。还好至至回来,帮我挡下一个。经过我们叔侄的努力之下,老婆与欣欣终于高潮了。
  我与至至也分别将精液射进老婆与欣欣的阴穴里。我抱着欣欣而至至抱着老婆,四人就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  隔天我被电话吵醒,是姊姊打来的。说今天是假日,要全家一起到山上她的温泉饭店玩。津津跟他老公阿辉,及悠悠也会去。要我十点带小蕙及至至上山与他们会合。
  挂完电话回头看床上,只剩老婆一人在睡觉。
  而隔壁至至房间却传来阵阵的呻吟声。赶紧到隔壁房间一看,至至与欣欣以干了如火如荼了。
  「喔┅┅至至┅┅啊┅┅啊┅┅真是爽死我了┅┅啊┅┅你的东西好大好热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真没见过啊┅┅啊┅┅我爽毙了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我升天了┅┅啊啊┅┅我来了┅┅喔┅┅啊啊┅┅」至至将欣欣的双腿压向胸前,让阴户更凸出,龟头每一下都能插进她深处的花心。在连续的几次冲撞下,引得欣欣高潮连连,当时迷人的模样差点让至至泄精,至至赶紧闭气调息,转换姿势,把她翻过来躺在床上,至至由背后去插她的阴道,这样虽然插得不深,但是每一下都能刺激到阴蒂。
  欣欣的大腿夹住阴户,让阴道更紧缩,至至勐烈地拼命冲刺,鸡巴像要把阴道给戳破一样,终于让精门大开,把精液全射进欣欣子宫的最深处。
  高潮过后一切归于平静,至至心满意足的搂着欣欣休息。
  我忍不住了,冲回房间叫醒老婆。我们一起洗鸳鸯澡,在浴室里玩着玩着,我的鸡巴又硬起来,我又想做爱了,就回到床上去,我要小蕙不穿内衣,重新穿上上班制服后帮我吹喇叭,我就赤裸裸的站在床上,让小蕙穿着制服跪在我面前。
  我让她提着我的鸡巴含在嘴里,小蕙抬着脸一口将我的龟头含进去,她又吸吮又是舔,鸡巴在她的舌头拨弄下一下子就全硬了,我还指挥她如何吸我才能更舒服。
  「啊┅┅对┅┅就是这里┅┅啊┅┅赶快吸一吸┅┅啊┅┅好舒服喔┅┅下面的卵蛋也要用舌头去舔┅┅啊┅┅对啊┅┅小蕙,你进步好多了┅┅老公会爱死你的┅┅龟头再含进去┅┅嗯┅┅把它全吞了┅┅再进去一点点┅┅嗯┅┅乖┅┅老婆好乖喔┅┅老公等一下会好好再爱一次ㄛ┅┅喔┅┅弄的我好舒服┅┅啊啊┅┅」因为刚起床,比较耐得住,小蕙穿着制服跪在我面前帮我吹喇叭,帮我舔了20分钟,直到她喊嘴酸受不了,我才同意让她停手。我把她翻到我身上,制服还穿在身上,就钻到她的裙子里面,拨开阴户的草丛,把湿淋淋的阴户贴在我的脸上,用舌头帮她舔干净,小蕙的阴道口又泌出好多淫水来。
  我们用69女上男下的姿势帮对方口交,一直舔到小蕙拼命泄身,瘫在我身上起不来为止,我才用正常位的姿势趴在她身上大干一场,干得天摇地动,日月无光,才心满意足的泄在小蕙身上。
  后来至至与欣欣进来叫我们起床。四人又在床上大闹一番,我与老婆抱着亲吻。而至至在我的跨下舔我的鸡巴,欣欣则趴在老婆身后舔老婆的屁眼。哇!真爽。
  很想又干起来,可是想到姊姊他们在山上等我们,就赶紧起身叫大家不要玩了。
  简单穿件衣服,四人就上山了。
  当然是我开车,短短的30分钟路程,至至用鸡巴与嘴巴分别将老婆与欣欣各搞出一次高潮来。至至自己也将精液射进老婆的穴里,躺在后座喘息着。差点无法下车,还是我扶他下来的。
  到了饭店,我们直接上顶楼我们的炮间。里面已经开战了,阿辉与他的岳母大人在和室里干的天昏地暗。而两各侄女却在大池里抚摸着。
  侄女一看到我们,就将她们的弟弟至至拉到一旁躺椅上,三个姊弟就玩起来了,可怜的至至!
  这时和室传出姊姊疯狂地叫床:「哦┅┅哦┅┅阿辉┅┅你好会玩哦┅┅嗯啊┅┅啊┅┅哦哦┅┅来了┅┅喔┅┅又来了┅┅啊啊┅┅干得我快死了┅┅啊啊┅┅喔┅┅不行了┅┅去了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」阿辉鸡巴像是泡在湿滑的热水袋中,被温柔的洞壁包围着,姊姊每一次高潮引发连续性的阴道紧缩,夹得阿辉大唿过瘾。
  阴茎在阴道里面越浸淫越大支,龟头涨得发烫。姊姊被连续的高潮打败,全身一颤就瘫在床上,无法动弹了。阿辉把姊姊的双腿架在肩头,做最后的快速冲刺。
  「啊┅┅啊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哦哦┅┅啊啊┅┅」阿辉已经冲刺到了最极限,大吼一声,把积蓄在体内的精液全部发射出来。高潮的愉悦,让阿辉脑筋一片空白,全身轻飘飘的,感到三魂七魄都飞离身体,全身毛细孔都纾张开来。姊姊与阿辉抬头对我们一笑,两人又紧抱着休息了。
  我一看这情景,才3个男人,如何应付5个性慾超强的女人啊!尤其阿辉又只能算半个。赶紧叫老婆与欣欣请救兵,欣欣当然请小郑来。而老婆不只叫阿刚来,也叫小玉及美玲来。真是苦了我啊!
  接着我与老婆及欣欣三人入池泡温泉,突然津津过来抱着我,不断的对我亲吻,一直要我插她。
  原来她还没吃饱,至至就被悠悠搞出来了,两人抱的紧紧的不理她,而她快哈死了,才来找我。津津是我的小宝贝,我怎么可以忍心让她哈死。将她抱进和室,开始安慰她了。
  「哦┅┅哦┅┅好大哦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哦哦┅┅啊啊┅┅叔叔┅┅你插得我快死了┅┅啊啊┅┅喔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」津津配合着我进出的节奏,主动摇起屁股来迎合。
  津津从镜子里面看见自己被插穴的淫荡模样,忍不住高潮来临,春潮泛滥,一再地泄身,一股热流喷向阴茎龟头,按摩得我全身毛细孔全开。
  我忍精不发,把她推在地上,用狗干的姿势从她背后狠操,拉长冲刺的长度,每一下都刺到最底层的花心,抽出时都会将阴道内的壁肉翻出。我从镜中可以看见津津的表情,是那么样的销魂荡漾,蹙着眉头,脸上又痛苦又是舒爽的模样,让我有征服她的满足慾望。
  「啊┅┅哦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哦哦┅┅啊啊┅┅啊啊┅┅喔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」我忍住不发射,因为早上才高潮一次,加上等一下还有许多女人要我来安慰,还是省一点好。我虽然忍住,但仍拼命的抽插。津津经不住连续的几次泄身,翻着白眼晕死了过去,还是我用嘴渡了几口气给她,她才悠悠的醒过来,我把她抱到阿辉身边躺正,自己也下温泉池休息了。